杏吧_性吧_sex8_杏吧有你春暖花开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选择推广文案

【云别传】【第1-2章】 【作者:漂泊旅人】

https://www.wechatilne.space/?x=0

×
加入VIP
来啦
3898
查看: 922|回复: 1

[转帖] 【云别传】【第1-2章】 【作者:漂泊旅人】

  [分享提现领取免费VIP]

等级:Level 11

1833

主题

1853

帖子

3857

积分

Level 11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3857

玄铁会员青铜会员明日之杏白银会员建设巨匠峥嵘岁月灌水之王

 楼主| 发表于 2023-11-20 15:07: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杏吧有你,春暖花开!马上注册,看更多精彩内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lmfnba 于 2023-11-20 15:56 编辑

  
微信、浏览器扫描下载杏吧APP


  第1章:母亲的秘密

  “放我出去。”李云嚎哭着拍打着门板,哭的时间长了,便累了,软坐背靠着门沉沉睡去……又一次,李云从相同的梦境中惊醒过来。
  几年前的情况了,最近反倒时常在梦中回忆起来。

  幼年时代,李云格外的调皮,照父母亲的话来说就是“多动症”,和小伙伴之间时常打架。而且幼年的李云动起手来,格外的不知轻重。直接拿石头砸其它孩子的脑袋也是常有的。万幸的是次数虽然不少,但总算没出过人命。不过连带着父母就遭殃了。赔礼、道歉固然是日常茶饭事。

  几年下来,医药费都赔了不老少。虽然儿童调皮是天性,但李云种种过往已经超过了父母所能承受的极限了。不得已,父母只得严加管教。父母在家时固然是禁止外出,若是碰上双亲同时外出的时节,直接的方法便是将李云反锁在家中。

  一开始,李云便在家中肆意破坏,家具、电器破坏了不少。父母回家后除了皮肉之苦外,便是父亲近乎无赖似得调侃:“行啊,随便你砸……也好过你爸妈去给人低声下气的赔罪。而且砸坏的东西也比医药费来的便宜。”

  就这样关了几年,从小学二、三年级关到了高中。李云的性格彷佛变幻了另一个人。在家中闷得狠了,李云在家中实在无聊,也只有翻书解闷了。一开始还是些父母刻意购买的儿童文学,故事集、童话集之类的,随着年龄和学业的增长,书也是越读越多,越读越杂,越读越稀奇了……四年级开始阅读武侠小说,到了五年级更开始阅读起了一些超出其年龄的书籍。诸如《司马法》、《管子》等诸子百家无一不读。读不懂了,便向父母请教,母亲直说自己也不懂,让李云去问父亲。

  父亲的回答也干脆:“我也不知道。”

  李云奇怪了:“既然读不懂,家里干嘛又买了这些书?”

  “读不懂就不能买么?买了放书架上,客人来了也能当摆设……”

  这叫什么事啊?此时的李云已经不是幼年时的懵懂少年了,随着知识的拓展,多少也有了点养气的功夫。对于父亲的回复,虽不肖,但也不介意,依旧闷头看书。好读书,然不求甚解,观起大略则可……升入高中后,李云早已从小学时候的惹祸精变成了父母、老师眼中的老实孩子。反锁家门的待遇早也不复存在……只是最近时常会在梦中出现。李云自己颇为不解。对于父母当时对自己的处置,随着年龄的增长,李云多少有些理解了。

  他不明白的只是如今这些曾令他极度痛苦回忆又为什么反复出现在自己的梦境之当中。而且或许是因为习惯了长年在家阅读,很少外出活动。

  李云的身体素质比起其它同学而言,要孱弱了一些。即使在课堂上,也时常有昏厥感。甚至因此引起了班主任的担心,为此刻意同父母进行了交流。而现在的李云早已习惯了家里蹲,父母赶都赶不出门。

  无奈之下,父亲也只得随他:“书生无用,总比惹是生非来的好了。”

  放学后,李云和往常一样背着书包回家,脑海中回忆着晚间的梦境……走着走着,觉得什么东西涌上了头脑,脑子一涨,身体便直挺挺的倒了下去……隐约中感觉到有人扶住了自己,随后便人事不醒了。

  恍惚间,李云彷佛见到了一只手……白皙,细嫩,食指有节奏的勾引着自己……随着节奏,李云感觉到了阵阵怪异的感觉,那感觉像要令他窒息,但却又有一种意外的快乐,在这种矛盾感觉的压迫下,李云觉得自己全身的毛孔都散开了,跟着便是肌肉的抽缩……抽缩之后,李云感觉到了一阵极度快感……接着一切都消失了。

  睁开眼睛的时候,李云感觉自己躺在地上,眼光所及却是一个装扮怪异的人。其实也不算怪异,只是在现代社会当中,这种装扮的人着实少见。头上居然扎了发髻,还套了黑色的纱冠……

  “你是道士?”李云忍不住开口询问了起来。

  “看样子是没事了……”道士脸上露出了欣喜的表情:“小兄弟,你刚才可把贫道吓了一跳。走着走着,居然就摔倒了。幸好我在旁边,顺手扶住了你……”

  随即,道士脸上又露出忧虑的表情:“对了,小兄弟,你贵姓?”

  李云楞了楞:“姓李……”

  道士一脸的庆幸:“还好,还好,不是姓徐。”

  李云这几年书读的多,也连带着阅读了不少的社会新闻。道士这样一说,李云立即就明白道士为何有如此做作的询问,随即笑了:“您放心,我不是老太太,不会讹你的。”

  道士一听,也是大笑:“小兄弟快人也,贫道道号平山,就住隔壁街祥云观。如此见面,咱俩或许有缘。如果小兄弟有兴趣的话,有空不妨来坐坐了。”

  听平山道士这样一说,李云也觉得这道士颇为有趣,同一般出家人很不一样。忍不住也就顺着道士的话头回复着:“道长对我有相助之恩,既然相邀,自当从命了。”

  平山听见李云这样回答,很有些意外,因为这样的语言从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嘴里说出来实在有些不伦不类。平山道士因此也多看了李云几眼,随后笑笑,扶起李云,拍了拍李云的肩膀,含笑离去了。

  李云目送道士离去,不自觉的挠了挠头。自言自语道:“道家么……顺其自然,适合我也说不定了。或者真和这个道士说的一样,我和道家有缘呢。”

  回到家里,母亲见到李云脸色有些苍白,关心的询问起来。李云也不隐瞒,便将回家途中的事情说了。母亲立刻就要带着李云去医院检查,父亲则不以为然,认为没有必要。两口子就此争执了几句,最后还是李云坚持表示不需要,这才终止了两人分歧。

  不过父亲在争执中说的某句话却令李云听起来格外的刺耳,虽然这句话并非针对他,而是他的母亲。“又想借这机会去找老同学吧。”

  次日早饭时候。母亲不时伸手探探李云的额头,又反复询问李云身体的状态。父亲看着电视里的早间新闻又看见母亲担心的表情,叹了口气:“行了,实在担心,找时间就去趟医院吧。”

  母亲嘟着嘴斜着眼睛白了父亲一眼,伸脚在桌下猛的踩了父亲一下,父亲随即夸张的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李云也忍不住轻声的笑了起来,此时李云发现,母亲此时佯装生气的表情,实在是很可爱呢。

  中午放学,李云一出校门,就看见母亲在校门外笑着向自己打招呼。一身橘红色的连衣裙,在阴沉的天气下,显得格外醒目。

  “妈,这就去医院?中午时间怕不够吧,还吃午饭,医院挂号排队什么的,要花不少时间呢。”李云知道依母亲的性子今天怎么着都得上趟医院,只是没想到母亲中午便跑来接他了。

  “许老师那边妈妈已经帮你请了假了,下午就让你小子逃学半天了。”母亲眨了眨眼睛,一副促狭的顽皮表情。

  李云看着母亲的样子,内心不禁苦笑。小时候还没觉得什么,到如今这两年,李云方才意识到自己父母潇洒滑稽的做派。反倒是李云自己,因为读书读的多了,则显得有些少年老成。

  母亲招了招手,大概因为服装颜色比较显眼的关系,立刻就有出租车靠了过来。母亲拉开后座的车门,坐了进去,一边朝里面挪,一边招呼着李云:“快点上来,虽然下午请了假,但赶早不赶晚,先去吃午饭,然后去医院。”

  李云上了车,出租车驶出学校所在街道时,李云望见十字路口右手边的街道上似乎有座古代建筑,猛的想起平山道士来,忍不住询问司机:“师傅,那边那条街是什么街啊?好像有个古建筑呢?”

  司机师傅扭头看看了李云示意的方向回答道:“哦,那里啊。那是祥云路,你说的应该是祥云观了。听说年头不短了,是明朝还是什么时候修的?这不就在你们学校不远的地方啊。怎么你都不知道?”

  “我刚上高中,学校周边还不熟悉呢。”李云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释着。其实李云上高中都一个多学期了,只是平时放了学,就低着头往家赶,对周边事物毫不在意,所以到现在也没弄清楚学校周围的街道状况。

  出租车到了市第一医院门外,母亲拉着李云就下了车,在医院旁边随便找了个小馆子吃了午饭,便进医院挂号。

  一进医院大厅,人山人海的景象让李云咋舌不已,母亲看了也是皱了皱眉。

  不过娘俩并不担心会耽误太多时间,原因自然是父亲昨夜提到得哪个母亲的“老同学”。如今市第一医院的副院长徐铁军。

  和往常一样,母亲拉着李云就去了副院长的办公室。副院长办公室位于医院旁一栋单独的平房内,周围围着半人多高的绿化带。

  到了徐副院长的办公室却发现门房紧闭。母亲敲了两下门,没有反应。母亲有些不耐烦了:“小云,你就在这等着,我去问问,你军叔在哪里。”说完,便火急火燎的离去了。

  李云只得靠在办公室门外等着。因为母亲的离去,办公室周边格外的安静,李云突然意识到办公室内有极其细微的声音传出。李云留了神,把耳朵靠上了门板,隐约听到了一些在他这个年龄来说“诡异”的声音。

  “嗯……啊……”

  这声音让李云感觉到一股莫名燥热。

  “难道军叔在?”李云猛然意识到了办公室内可能发生的事情。

  书读的多,还有个坏处就是早熟。中国的古代文人不少都是“闷骚”型的家伙。文字里明着说道理,结果仔细一读,里面夹了不少“私货”。过去李云不是很明白,读多了,自然也就了解了一些。虽然没真见过,不过从房间内传出的声音,李云终究还是明白的。

  这事情,如果发生在其它人身上,李云或者还没太多的感觉。不过一想到是从小就看着自己长大的亲朋好友在做这事。李云就有一种格外的冲动感。

  正当李云听着声音有些迷失的时候,母亲高跟鞋的声音传了过来。

  李云一下子回过了神来,“军叔在里面……我却贴着门偷听,这要让妈妈看见了?”李云也不知道脑子怎么想的,看见办公室外绿化带,连忙钻了进去。

  母亲似乎有些恼火,来到办公室门外也没意识到原本应该等待在这里的李云没了踪影。一脚就踹在了办公室的门上:“徐铁军,你窝在里面干什么?少给我装了,给我出来。”

  跟着办公室里就传出了桌椅摔倒的声音。很快,一个身材苗条护士装扮的女人衣冠不整的推开门,表情尴尬的朝母亲笑笑,小跑似得离开了。母亲倒是波澜不惊,目送小护士“仓惶”离去。转过头来望着同样一脸尴尬且带着一副谄媚笑容的徐副院长,拉长声音带着嘲笑的语气说道:“院长大人真忙啊……”

  徐副院长则有些惶恐的看了看周围,在确定并无旁人的情况下拉住母亲的手就往房间里拉。

  “放手,你搞什么呢?”母亲语气虽然带着几分气恼,但很明显并不是太抵触。

  “娟,有什么事进来说啊。办公室门口你这样,让人看见了不好。”徐铁军连忙放低了姿态,很有点低声下气讨好的味道。

  “切,做的出还怕别人说啊。上个女护士,你吓成这样……”母亲似乎对徐铁军的态度似乎缓和了些。

  接着李云看见了他想不到的情景,徐铁军眼见周边无人,猛的将母亲搂住,嘴巴就朝母亲脸上贴了上去。母亲没有丝毫的抗拒,两人的嘴粘到了一起。李云清晰的看见两人嘴唇内舌头的蠕动。舌吻过后,徐铁军连忙拉着母亲进了办公室。

  李云呆若木鸡。从小就认识这个军叔叔,可自己却从不知道这位军叔叔和母亲竟是这样的关系。在联想到昨晚父亲的那句话,李云似乎明白了父亲的暗指,而且李云也确定,父亲应该是知道母亲和军叔之间的暧昧的,想到这里,李云心底里冒出了一种从未有过得恐惧感。这恐惧感驱使着李云逃离了医院。他脑子里只想把看见的事情告诉父亲,或者只有父亲能够将他如今的恐惧驱赶走。

  李云刚刚跑开,母亲就慌张的从办公室里冲了出来。

  “对了,小云呢?我刚才不是让他在门口等着么?”

  “什么?小云和你一起来的?不对啊,这周围没别人了。”徐铁军一脸的愕然,伸手又去拉母亲。

  母亲拍开徐铁军的手,娇媚的笑道:“我得去找儿子了……下次再说吧……可别再让我看到什么护士医生的了哦……”说完扭着细腰丰臀,风媚入骨的离开,看着母亲那扭动得风情万种的肥圆屁股,徐铁军不由得狠狠吞了一口唾沫。

  第2章:父亲的秘密

  李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医院的,也不记得是如何来到父亲工作单位的。甚至连单位门口执勤武警的招呼都没理睬。

  武警认得他,虽然觉得李云不礼貌,但看见李云一副丧魂落魄的表情,感觉这孩子有心事,自然也不会和一个高中学生计较太多。

  李云的父亲在市委工作,办事干练、文章也写的四平八稳,因此得到领导的器重。现如今当了一把手的秘书。按照中国官场“秘书能当领导半个家”的潜规则,李云的父亲在本地也是实权在握的角色了。在外人看来,父亲颇为自爱,经济上谨小慎微。因此虽然不少人眼红他的地位,但却找不到任何的机会取而代之。

  父亲在三楼的办公室门虚掩着,李云从门缝里见到父亲坐在沙发上正和两个人说话。再一看,李云发现两个人居然都是亲戚。一个是自己的二姨妈张淑媛,另一个则是四十来岁的中年妇女,虽然见面次数不多,但李云也认得,似乎是母亲的表嫂,自己喊“表舅妈”的陈兰阿姨。

  “拆迁补助的事情我已经和建委那边谈过了,反而是拆迁办那边不好处理了……市政府的文件也已经下了,想再变很难了……”

  李云听见父亲如是说,便想起了父母聊天时谈起的表舅家拆迁的事情。李云现在虽然急于把自己看见的告知父亲,但看见父亲正和两个长辈谈事情,却也明白轻重缓急。见此,便又从门口离开,爬上了四楼,在四楼一个凸起的平台上坐着,胡思乱想着自己的心事。

  没过多久,李云发现这个平台正好侧对着父亲的办公室窗户,从这里正好可以看见办公室内的情景。而因为角度问题,办公室里却很难注意到这个小台子上的情况。另外李云发现办公室里的传出的声音,虽然不是太清晰,但大致也能听的明白。

  “大兄弟的意思是这事办不了了?”表舅妈有些沮丧。

  “妹夫,别这样啊,谁不知道你李大秘书的能量啊。你只需要给周书记私下说说,哪有办不成的事啊?”二姨妈张淑媛的声音有些嗲。

  李云听着没由来的一阵肉颤。

  跟着李云就看见二姨妈从对面的沙发坐到了父亲的旁边,靠在父亲身上,手却摸到了父亲的大腿上。

  父亲似乎颇为享受的向后靠了靠,慢悠悠的吐出一句官腔:“那也得顾忌到影响啊,拆迁那是市政府的事,市委这边不好过问啊……”

  似乎是受到了二姨妈的启发,表舅妈连忙靠到了父亲的另一侧,手同样摸到了父亲的另一条大腿上,而且似乎更加的进了一步,直接伸进了大腿根部,揉动了起来。见到表舅妈如此,二姨妈笑着起身,来到办公室门口四下张望了一翻,便锁上了门,跟着又坐了回来。

  父亲在表舅妈的揉搓下显得很满足,闭着眼睛享受着,嘴里说道:“不过……”话没说完,表舅妈的嘴就贴了上去,舌头在父亲的嘴唇上四下舔弄着。接着用舌头顶开了父亲的嘴唇伸了进去。而父亲的手也早都伸进了表舅妈的外衣,使劲的揉搓着女人的胸部。

  二姨妈见状发出了一阵轻笑,父亲瞄了她一眼,二姨妈眼神迷离的也把脸凑了过来,父亲伸出舌头和两个女人的舌头不断的相互舔舐,分开时还连着两条白亮的水丝。

  表舅妈被父亲揉的有些受不了了,低下头拉开了父亲裤裆上的拉链,父亲的鸡巴直接就弹到了她的脸上,表舅妈媚笑着用手抓住套弄了起来。“大兄弟这话儿不小啊。”接着舌尖有节奏的轻点着父亲的龟肉。

  父亲发出浓重的喘息声。嘴里问到:“比表哥的还大?”

  表舅妈一脸谄媚的笑了起来,也不回答,张嘴就含住了父亲的鸡巴,舌头卖力的搅拌起来。

  二姨妈直接站在沙发上把脱去丝袜的下身凑到了父亲的面前:“妹夫,别顾着自己享受啊,让姐也爽爽。”

  父亲双手抱住了二姨妈一双雪白的屁股,头直接埋进了二姨妈双腿之间。接着发出了啧啧的声音,二姨妈一脸潮红,双眼眯着,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一副舒爽至极的样子。

  在表舅妈舌头不停断的搅弄下,很快父亲的身体快速抽缩了几下了,下身猛的超前挺动,接着就听见表舅妈的嘴里发出了吞咽的声音。

  二姨妈似乎也被父亲弄到了高潮,两手死命的按住父亲的头,腰部连续的颤动着,紧跟身子一软着坐到了父亲的腿上,眯着眼睛忘情的搂住了父亲的头,两人的舌头疯狂的缠绕在一起。而表舅妈则表功似得把头伸过来张大嘴舌头伸出来给热吻中的两人展示。跟着三条舌头又再次纠缠到了一起。

  接着表舅妈脱光了衣服,横躺在沙发上,一双肥白的大腿几乎张了一字。父亲脱了裤子,趴了上去,鸡巴在表舅妈肥厚的阴唇外摩擦着,二姨妈见状调皮起来,一巴掌拍在了父亲的屁股上,表舅妈滑腻的唇肉瞬间就吞噬了父亲的肉棒。

  而表舅妈也随即发出了满足呻吟声。

  父亲一边抽插着,一边扭头有些不满的望了望二姨妈。二姨妈腻笑着:“你就舍得让表嫂难受啊,男人可真没良心。”说完把上衣脱光,挺着一对乳房就贴到了父亲的背后,蹭动着,阴部则坐到了父亲跪着的右边小腿肚上,前后摩擦了起来。

  被两个女人挤压在中间的父亲格外的卖力,除了腰部不断的挺动外,还刻意的抖动着右腿。让二姨妈愈发的兴奋和满足。

  “还好地上铺的是地毯,否则老爸怎么受的了啊……”李云蹲在平台上,双手托着下巴,望着办公室里“激烈”的战斗,脑子突然冒出了这样的念头。不知道为什么,之前见到母亲和徐铁军舌吻,李云有一种天塌下来的感觉。而现在李云却没有惊讶和意外,眼前的场景给了他近乎麻木的感觉。“这就是成人的世界?如此而已……”最令李云郁闷的是,自己居然没有任何的生理冲动,眼前彷佛就是三条白色的肉虫搅在了一起,然后不断的蠕动罢了。

  “啊……啊……心肝达达……我要死了,要死了……啊……”

  表舅妈一张圆脸,身材丰满,略有几分姿色,平时的穿着也比较的开放,不过叫起床来,依旧带着农村妇女的特色。

  二姨妈终究是城市里坐机关的,叫起床来没有表舅妈来的夸张,只是嗯嗯啊啊的,当然,也有可能是受到的刺激比起直接的插入要少一些的缘故了。

  父亲在两个女人此起彼伏的叫声中预感到了即将到来的高潮,忙不迭的拔出了肉棒。表舅妈连忙把身子朝下缩了一些,捧起自己的两只奶子把父亲的肉棒夹了起来,接着双手按住双乳外侧快速揉搓挤压着父亲的肉棒。父亲双眼无神的看着窗外,双手的中指和拇指同样快速揉捏着表舅妈的两颗乳头,在感觉到下身再次的痉挛后,白色的粘稠液体从龟头喷射了出来,射的表舅妈上半身到处都是。

  表舅妈慌忙低下头贪婪的舔舐起来,二姨妈也侧身趴了上去彷佛争夺般的伸着舌头。

  父亲则直接软到了地毯上,在两个女人舔干净了身上的精液后,闭着眼睛享受着两只舌头对其肉棒进行的“最后清洁”。

  “看来表舅妈的事,老爸是肯定会插手的了……”

  李云已经没有了向父亲“高密”心情,在看见办公室内的活动结束后,李云带着萧瑟的表情再次“逃离”了父亲的工作单位。不过在李云起身离去的时候,李云感觉到父亲的眼光似乎有意无意的朝自己这里扫视了过来。

  “那又怎么样呢?”虽然感觉是这样,不过李云也没有任何不安,“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走在街上,李云抬头望着略微放晴的天空,天边聚集着大片的白云。

  一开始李云想着就这样去学校,不过快到地方了,却突然想起母亲已经给学校请了假。而且自己不辞而别,母亲定然会四处寻找。而学校想必是母亲首先寻找的地点。李云此时根本就不想和父母见面。转身望见远处祥云观的房顶。

  “人在迷茫之时,常常会求助于某种宗教信仰。”李云对此了然于胸。“头天认识了一个道士,今天就撞上了如此刺激的事情。莫非哪个平山道士就是冥冥中上天安排给我解惑之人?”李云脑子里胡思乱想着,不自觉的就朝祥云观方向走去。

  “小朋友,你要进去得买票。”

  李云一抬头才发现祥云观门口竟然有个售票窗口。卖票的女人三十来岁,一脸浓妆,看上去非但没有任何的美感,在房间阴暗光线的笼罩下反倒显得有些吓人。

  “这里要买票?”李云有些懵了。

  “废话,这里是文物保护单位,想参观当然要买票了。”女人薄薄的嘴皮,随意的吐着瓜子壳一脸不屑的望着李云。

  李云摸摸口袋,只有几张元票,也不知道够不够。

  就在这时,买票的女人一声尖叫,李云抬头一看,道士平山出现在了买票的房间里,一只手刚刚从女人的屁股上挪开,笑咪咪的看着自己。

  “色鬼道士,你想死啊!”买票女人显然对平山道士的“偷袭”非常的不满,恶狠狠的盯着对方。

  道士则是标准的死皮赖脸,笑咪咪的说:“张姐,这小兄弟我认识。票就免了吧。”

  “你说免就免,你当你谁啊?”买票女人嘴里并没有松口。但紧跟着又叫了起来,平山道士右手很不老实的勾到了女人的腰上。女人慌忙推开,颇有意思的斜了道士一眼。扭过头不说话了。

  平山此时方才笑呵呵从道观正门迎了出来,拉着李云进了祥云观。

  其实李云早就知道本地有祥云观这样一处所在,地方志记载,祥云观修建于明嘉靖年间,历史上曾是明朝皇家道观。明末遭遇兵灾,部分建筑被焚毁,建国后政府斥资重修。只是李云沉迷书海,虽然知道名字,却不清楚位置。

  进到观内,李云才知道,祥云观观如其名,道观之中随处可见祥云图案的雕刻和壁画,重修的部分房檐和斗栱也都衬以祥云的式样。

  平山带着李云在观里转了几个弯,便到了自己的住处。门口居然还挂着“某某市道教协会某某分会”的牌子。李云看见这个,郁闷的心情得到了略微的放松,忍不住朝平山调侃了起来:“哟,道爷还在道教协会挂职呢,那是吃公家的饭了。别是挂羊头卖狗肉的……”

  平山道士一听认真起来:“我可是在龙虎山斋醮过得,是真道士!”

  “哪个宗派的?全真、正一、灵宝、上清、神宵……”李云问道。

  平山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好小子,这都知道啊?不错、不错。你头一个就说对了,我是全真教的。”

  “王重阳的徒子徒孙了。”李云见平山并无任何的不满,便有些蹬鼻子上脸了。“龙虎山是正一派,怎么你会在龙虎山斋醮呢?”

  平山对于李云称呼自己“王重阳的徒子徒孙”并不介意,只是怂了怂肩膀,回答道:“谁叫历来朝廷都只认人家张天师一家呢!”

  说毕,一大一小两个没上没下的相互看着,放肆的笑了起来。

  进了房间,平山给李云泡了杯茶,完全没把李云当成一个小孩子来对待,倒是做足了待客的礼节。

  “没想到啊,昨天才邀请,今天小兄弟就来拜访了。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呢。”

  平山道士饶有兴趣的看着李云。李云低下了头,有心事但显然眼前这个道士绝对不是自己倾诉的合适对象。而且事关家丑,又怎么能向外人道来。

  “也没什么了,想和道长聊聊天而已。”李云的言语有些支吾。

  平山老于世故,何尝看不出来李云欲言又止的心态。不过平山也明白自己并不应该随意探究他人内心的秘密,随之大大咧咧把话头转向其它方向。

  “道德经你应该读过吧?”

  “嗯,读过一遍。”李云点点头。

  “有心得么?”平山问道。

  “应该叫德道经才对吧……”

  “孺子可教也……”

  天黑了,李云转身朝送他的平山道士招了招手,示意对方不用再送了。然后大步朝街口走去。

  【未完待续】

   字数:7,590

打赏

参与人数 1贡献 +15 收起 理由
lmfnba + 15 [评分]自定义打赏留言~

查看全部打赏

————————————————————————————————————————————————————————————————————————————————
【如何成为杏吧13级会员(永久VIP)】【后宫导航,宅男首选,收录百大成人网站】【回家150.com】永久中文网址
回复 + 3贡献

使用道具

等级:Level 14

杏聊群管理員

112

主题

11万

帖子

2万

积分

Level 14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积分
23833

青铜会员玄铁会员灌水之王火眼金睛高级群活跃峥嵘岁月建设巨匠白银会员建筑大师德隆望尊德高望重辉煌荣誉终身成就黄金会员

发表于 2023-11-21 13:56:21 | 显示全部楼层 |
李云看见了父亲和母亲各自丑陋的一面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上传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X
TOP 加入VIP
签到中心
杏吧小说
( RMB)购买成功!!
×
百年杏吧看书送VIP金鼎财富犀牛跑分杏彩體育杏彩娱乐摩臣娱乐杏耀娱乐杏吧APP后宮导航

Twitter|纸飞机|广告商务|加入我们|2257|DMCA|Archiver|杏吧-华语第一成人社区

GMT+8, 2023-12-3 08:45

分享推广,薪火相传 杏吧VIP,尊荣体验